2013年7月6~7日

今天是期待已久的俄羅斯之旅出發日。

雖然從六月以來始終處於靠妖忙的狀態,加上小公主剛開始上班,也正在和新的生活節奏謀合中。最近只能說老吳夫妻倆一直是處於「睡眠缺很大」與「情緒跳很大」的極度不穩定狀態。但要出國的事還是讓我們相當雀躍。
20130705_0001.JPG
(收拾行李。真想把尼可裝箱。)

但要說起這次的出發,就充滿著許多的不順了。

首先是凌晨12點多,因為收行李的事吵了一頓架。好不容易小公主哄著尼可睡覺了,老吳繼續準備東西到三點。

然後是早上七點,仍是為了收行李的事,小公主大發了一頓脾氣。

好不容易在10:24到高鐵站,小公主說肚子好餓,一定得買些東西吃。因為擔心趕不及,老吳決定去換票。換票處理到一半(下一班車的票已經刷了,但原票還沒退),可愛的小公主打電話來說:「我好了。現在在入口。」看看時間還有不到4分鐘,票還沒退、但下一班的車票已經刷了,真是有點微妙的場面啊。這時可遲疑不得,當場決定衝過去;幸好售票員也很幫忙,很氣魄的表示:「你先去趕車,如果趕不到就回來這裡拿票;如果趕到了,發車後如果你沒回來,我就幫你退票。」

結果老吳拖著兩個大行李箱,和小公主在車門關的前一刻趕上車了!

原以為接下來就一切順利了;加上出了家門、踏上旅程,心情也會好很多。想不到才剛到機場,又發生狀況了。

下了接駁車、等到了最後,都不見小公主的行李箱。靠北!司機把我們的行李箱搞丟了。

就在老吳跑進去追看看有沒有被別人拿走時,小公主就在向司機理論。老吳走出來時正見司機開了車揚長而去,小公主氣得直跳腳。幸好後面那班車的司機幫忙,願意載我們回第一航廈找。就在回到第一航廈前、公車還沒靠停,老吳遠遠的就看見原來那班車的粗心司機提著一個面熟的橘色行李箱,正要登上他所駕駛的那輛車的車門。老吳見狀,沒待好心司機的車停好,拍著車門要司機開門,然後跳下車、用衝百米的速度往粗心司機的方向衝去,邊跑邊叫:「等一下!」那粗心司機見老吳跑過來,竟還笑嘻嘻的指著行李箱說:「找到了。」靠!老吳在心裡想說,這傢伙和剛剛那個大便臉司機是同一個人嗎?

找到了行李箱,好心司機又把我們載回第二航廈。

不過,到華航櫃台Check In的時候才知道班機預計延誤一個小時起飛,原因是從中國飛過來台灣時因為大霧而延誤了。

終於好不容易登機了,起飛的時間比原訂延誤的四點更晚了許多。

飛到東京時,我們最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原訂飛到東京成田機場的時間是18:55,而換機的起飛時間是21:20。然而當我們飛抵成田時已經快八點半了。

一踏進航廈,有兩名阿航的日籍地勤人員已在等待了,帶領要轉機的旅客前去轉機櫃台。一行人就這樣急匆匆的跟著他們走。

我們在轉機櫃台等候劃位的時間,只夠我們去上廁所而已。這是老吳生平第一次來東京,雖然只是轉機,但原本也很期待至少可以在成田機場好好逛上一逛的。結果事與願違,這次我連東京是圓是扁都沒機會體會到啦!

不過一上阿提哈德航空的班機,一整個感覺心情愉快呀!空間非常舒適,座位的配備也十分豪華。
20130706_0022
(阿提哈德航空班機上的餐)

因為預計要飛行12個小時多,在機上的時間大多時候都處於昏睡狀態。

中間有個小插曲。

老吳睡到一半起床時,拿起眼鏡來戴,發現一邊的鏡片居然不見了!這時趕緊東摸摸、西摸摸,希望能找到鏡片。老吳的動作把睡夢的小公主也吵醒了。

座墊上、座位下、甚至前後排的座位下都伸手去摸過了,就是找不到。找不到鏡片已經夠沮喪了,想不到小公主居然還發脾氣!說是老吳不小心,壞了遊玩的興致。老吳只好安慰小公主說沒關係,幸好有戴隱形眼鏡,雖然放在行李箱裡,不過到了俄羅斯後,就可以換隱形眼鏡了,不會影響到遊興的。小公主還是悻悻然的;然因為兩人都累,不久還是繼續睡著了。

又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來時,是小公主要去上廁所。老吳睜開眼睛、看出去一邊清楚、一邊模糊,這才想起鏡片不見的事。想想還是不想放棄,再找看看。於是把手伸到座墊下的椅架去摸,東摸摸、西摸摸,不知怎麼,老吳手指有一瞬間摸到一個其實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但老吳直覺就是鏡片。老吳試著把手指伸得再更裡面些,東摸摸、西掏掏,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摸到了,真的是老吳的鏡片呀!

再過了不久,飛機準備降落了。抵達阿布達比機場時,比預計的時間還要早了一個多小時。這意味著我們有五個多小時的時間得在阿布達比機場渡過。

老吳和小公主都是第一次到中東,雖然只是轉機,但在下機的那一剎那,心裡還是很興奮的。
20130706_0023.JPG  
   
我們想先去吃東西,逛了一圈之後,選定的是麥當勞。結果因為我們身上沒有小額美金,麥當勞不收,老吳再去別家問問,也是一樣的情況。這時小公主和老吳商量是不是要去換點阿聯的貨幣。機場有三家換錢的窗口,為了保險起見,我們上網查了一下匯率,結果發現機場匯兌的匯率實在太黑心了!於是我們放棄換錢了。

再次走回麥當勞,問他們可不可以刷卡。一開始跟我們說可以,然後看他們拿出刷卡機弄了半天,又跟我們說現在不能刷卡。所以就是說我們沒有緣份吃到中東的麥當勞囉!
20130706_0026
(麥當勞的菜單)

後來我們去一家叫做「COSTA」的咖啡館,點了兩杯大杯咖啡,搭配台灣帶來的零食,就窩在COSTA打發時間了。

20130706_0029.JPG
(這個大杯根本是特特大杯!)

在這裡終於打了我們這趟旅程的第一次卡(因為小公主說不要在台灣的機場打卡!)。因為這裡的時區晚台灣四個小時,所以小公主一直看著時間,到四點時(台灣時間早上八點)打了電話回去給公主媽報平安。

待得差不多,公主想去別的地方逛逛時,突然問老吳機票咧?老吳先是老神在在的拍拍背包說在裡面,然後拉開前袋,摸了一下,疑?沒摸到。又拉開第二層前袋,疑?又沒摸到。老吳這時慌了,心想,糟糕!機票和護照不見了怎麼辦?老吳腦海閃過從進入航廈到現在的過程,想想到底有可能把機票和護照丟在哪裡?可是不管怎麼想,老吳也想不通有什麼理由會把機票和護照拿出來呢?

老吳想起曾經去上廁所,於是跑去男廁找……沒有。還有麥當勞,於是跑去麥當勞,用英文問服務人員有沒有撿到兩張機票和兩本護照。麥當勞的人說沒有。老吳真的慌了。忽然想到,怎麼想都不可能把機票拿出來呀!於是跑回去COSTA,想說再把背包好好找個一遍。

跑回COSTA一見到小公主,小公主立刻板起臉來,說老吳做事總是匆匆忙忙又粗心大意。她不必多說,老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老吳把背包打開再找找,果然就發現了兩張機票和護照了──原來是在後袋。

幸好是有驚無險。

我們離開COSTA,稍微逛了逛,小公主說累累了,於是找到躺椅區有空椅子可坐,小公主躺著小瞇一下。那時已經早上六點多了,機場的人潮也漸漸多了起來。

七點半後,我們轉移陣地到登機門外面等,那裡已經擠滿人了。

八點半,飛機準時起飛,接著預計再飛五個多小時的空中行程,就將抵達我們此行的目的地──俄羅斯了。

因為是日間飛行的關係,所以這一段在飛機上並不是睡得很好(也有可能是因為之前已經睡太飽了!)。但終究還是睡著了。一直睡到被空服員叫醒,原來是要吃午餐了。而吃完午餐了,也即將飛抵莫斯科。

飛機在預計時間左右抵達莫斯科多莫傑多沃國際機場。出發前做了些功課,聽說這是俄羅斯最大、最繁華的機場。結果步出機場大廳,真是驚嚇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說是國際機場,但整個紛雜的感覺,讓人覺得是個大型菜市場!令人完全沒有國際化的感覺。

我們沿著機場快線AEROEXPRESS的指標走了大老遠,買了車票,剛好趕得上兩點半的車,要搭到鐵路和地鐵的轉運站Paveletsky Rail Terminal,行車時間大約45分鐘。

在車上有個歐巴桑推著販賣小車過去,小公主說想喝礦泉水。老吳追過去跟那歐巴桑用英文說要兩瓶礦泉水,隨手指著餐車上的大約150cc礦泉水,本來老吳想拿100R給她找,結果那歐巴桑居然說一瓶礦泉水要100R!靠!有沒有搞錯啊!幹嘛不去搶?!當下跟她說不買了,回去座位跟小公主說這件事,小公主也覺得太扯了。

到了轉運車站,窗外的小雨居然大了起來。淋著雨、推著兩大箱行李從月台跑進車站內,本來想買點東西來吃,但東看看、西看看,也不知道該買什麼來吃。最後決定先搭地鐵去民宿再說。
20130707_0021.JPG

從Paveltskaya搭綠線,一站到Novokuznetskaya,再轉橘線路搭到Kitay-Gorod下車。

這時雨還沒停,我們走出地鐵站,老吳發線忘了把到民宿的地圖存進去,惹得小公主生氣,怪老吳做事不謹慎。

我們找了一家有WiFi的咖啡館,先查了Google地圖,把地點標來,再截圖存在手機裡。但因為雨還在下,所以我們問了路邊一輛計程車,雖然語言不通,但是把手機的地圖給司機大哥看,他看了看,點頭表示知道,手指了指、嘴裡不知說些什麼,我想應該是說那地方距離不遠的意思吧!於是便驅車帶我們前往。

結果這間民宿的地點實在是太難找了,司機大哥繞了幾遍,也找不到確實的地址。熱心的司機大哥甚至打了好多電話,老吳猜應該是計程車公司的服務人員,司機大哥把民宿的名稱給對方,請他們查。總之搞了好久,就是找不到那間民宿。我們也只好謝謝那位司機大哥,請他不用再幫我們找了。

就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小公主突然在巷子口那棟老舊公寓的三樓高的窗戶外,看到兩面氣窗上貼著兩張寫著「APPLESTORE」的橫紙。隨著小公主的驚呼,這個結果讓老吳、小公主、與司機大哥在一瞬詫異之後,相視之下都不免哈哈大笑起來。

告別了司機大哥,我們拖著兩大箱行李上去民宿Check In。
20130707_0032.JPG
(熱心的司機大哥)

老吳是第一次住青年旅館,雖然覺得要跟其他幾個男生一起睡幾個晚上的房間實在有點簡陋,但也感覺有點新鮮,唯一不放心的是小公主也跟老吳一起擠這間八人房。

搭機、轉車,花了許多時間才到達莫斯科的下榻民宿,本來是覺得疲倦得哪兒也不想去了。但突然發現這裡的插座我們無法使用,才想起在台灣忘了買轉接頭。我們問了櫃台的Gina,她再地圖上標了我們要去的地鐵站,跟我們說出來見到一棟橘色建築,那棟裡面就有賣了。

於是我們搭橘線搭了七站,來到Gina說的那棟橘色建築。原來是家購物中心。但是我們問了一間賣通訊用品的店,因為語言不通,也不清楚他們是不是知道我們要買的是什麼。不過他們用有限的英文、配合地圖,告訴我們,我們要買的轉接頭是在往前的那棟建築才有賣。
20130707_0034

那是另外一間大型賣場(有點像百貨公司、又有點像家樂福,感覺就是介於兩者之間的賣場。),我們一走進去在一樓有看到一些像是賣通訊器材的,才問到第一間店,就問到我們要的轉接頭了。

插曲是那黑頭髮的黃種人老闆居然看到我們先講了一句中文「要買什麼?」,害我們很開心以為居然遇見了華人移民(老吳猜是中國大陸的移民)。結果待我們要再用中文和他多講些什麼,卻發現他所能講的中文也極其有限,什麼我們講得很多話他看起來就是一副聽不懂的樣子。離開的時候,老吳和小公主聊著這個老闆,老吳的結論是這老闆大概是蒙古到俄羅斯來謀生的移民,或是華人移民的第二、第三代,所以能夠講一些相當簡單基本的中文,但其實是無法用中文溝通的。

我們想說往上逛逛,逛到像是美食街的地方,於是就選擇在這裡吃我們來到俄羅斯的第一餐!

我們都不知道該買什麼好。看到有賣像是日本料理的店,老吳決定要買它的麵吃。店員看起來都是黑頭髮的黃種女生,小公主要老吳用日語跟她們點餐,認為搞不好她們會講日語。

當然,事實證明不但日語,連英語她們也是有聽沒有懂。
20130707_0036
(莫斯科第一餐)

回到旅館待到天色變晚,小公主說想出去走走,結果,到莫斯科的第一晚,小公主和老吳就大吵了一架,小公主難過的賴在路邊不走,引來了警察的關心。警察檢討了我們的護照後,講了幾句聽不懂的俄語就走了。好說歹說,終於帶著小公主走回青年旅館,但小公主仍是一路發著脾氣回到旅館。

我們在旅館樓下講了好久話,到小公主氣消,這才回到旅館。洗了澡後,看看時間也已過了12點,就就寢了。

到莫斯科的第一晚,如果是這樣平凡的結束不就太無聊了。果然還是要有插曲的。

老吳的床位是在小公主下鋪,結果老吳才睡上去沒多久,居然聽到木板斷裂的聲音,嚇得老吳趕緊起身,發現床板有兩塊橫木板斷裂了。老吳看看一旁上鋪那胖子,心裡著實不服氣的想說:「那胖子睡上鋪都睡得那麼穩了,老吳雖胖、也肯定不會比那胖子胖呀!是怎樣?第一晚就被俄羅斯的床欺負。」只好和小公主去找值班的經理,跟他說明原因,經理讓我先移到另一張下鋪的床睡。這才進入了來到俄羅斯的第一晚的夢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úl K. L. 的頭像
Raúl K. L.

¡Bienvenido a el Lindo Zoológico! - ¡Amamos a Nicolás!

Raúl K. 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