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公司宣布,因為9/3慶祝「反法西斯紀念日」放假,所以調整休假,連休三天。如果是在台灣,我一定很高興,開開心心計劃要帶家人去哪裡玩。可是在這邊放三天假,對我實在沒甚麼感覺,反正平時哪也不會去,還不如來公司。
 
  所以對於閱兵和反法西斯紀念日這件事情,我真的覺得很無聊。而且中國政府「反法西斯」?不覺得很好笑嗎?因為反法西斯、反軍國主義,所以要大肆閱兵?(是說要讓大家怕中國的意思嗎?)
 
  雖然人在廈門,每天還是有在看新聞,也知道台灣發生哪些大小事。所以也知道連爺爺上京的事。很多人都在幹譙,但我覺得他就是個在台灣已經沒有影響力的老人,也不用太計較,他愛去哪裡就去哪裡吧!又不是他真的和習近平簽了一個甚麼約,中國就可以派兵過來接收台灣了!聰明的台灣人當然都知道共產黨想幹嘛,他們把連爺爺拱成台灣代表的身分,做做樣子給全世界看,大家就以為中台真的成一家了。可是實際上就不會是嘛!所以聰明的台灣人冷眼看待這齣戲就好了。反正最衰的是連公子,他以後也別想選甚麼了。
 
  共產黨的行為,就跟這整個國家所散發的習性一樣──只重表面。
 
  北京大閱兵這件事,相較於台灣人的感覺,我想北京居民應該更為反感吧!為了呈現北京的整潔、乾淨,共產黨可以下令工廠停工、店鋪停業、汽車不上路、地鐵不停某些站……;今天看到一則新聞是:北京市嚴格取締碳烤小販,原因是會汙染空氣。
 
  上次和一個同事聊天,知道共產黨在北京幹這些事根本就稀鬆平常,北京市民也見怪不怪了。我問他:「你們不會抗議嗎?」他回答:「你跟誰抗議呀?共產黨他要這麼幹,你百姓也得接受。」我又問:「那政府會補償你們不開店的損失嗎?」同事聽了大笑,一副「別傻了!孩子。」的表情。
 
  一個政府平時不努力保護環境、對人民做環境教育、貫徹環境衛生法規……,卻每每在舉行大型活動、想展現市容時,用約束人民日常生活的方式來達到它想要的目的,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像這樣的事情,對台灣人來說簡直不可思議。但是從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到這個國家的全貌了。以前還在台灣的時候,就常聽朋友說中國大陸人很會做表面功夫。現在才知道為什麼。你想,一個國家從政府就這樣搞,怎麼會不影響到人民呢?
 
  這位來自北京的同事是北大畢業的、老婆是大學教授,夫妻倆都是高知識份子。和他聊過幾次,加上在這裡見到的,慢慢地比較孰悉中國了。

  其實中國的整體發展情況,並不像它向世人所展現的那樣美好,所以台灣人實在不必存在太多幻想。而中國人民很多習性也是因為身處在這樣的體制下成長所養成的(也不是他們的錯),但性情上還是很好,像我們在這邊的中國同事也很友善,因此也不需太過敵視中國人。

  來這裡這段時間以來,最大的感觸就是:「生活在台灣真的很幸福。」也許我為了賺錢、讓家裡更好,不得不離鄉背井來這裡工作,但這裡對我來說,真的就是外國,就是無法把這裡當成和台灣同一國。在我眼中看到的,是個和台灣不同體制、不同文化、不同社會價值的國度。

  台灣確實存在很多問題,也確實有很多缺點,但那些至少是我們可以去努力讓它變好的。當我們覺得政府很爛、無能,我們除了幹譙,還可以透過選票讓白目政客閉嘴、讓無能政府下台。可是中國人民面對這個政府,除了幹譙、還是幹譙,他們無力做甚麼改變,只好被迫接受下去。

  今早起床就看到一篇文章寫「民主的沉痾」,敘述歐美先進國家的民主制度走到今天所面臨到的問題和窘境。相信很多人都同意民主或自由不該是無所約束的,但我認為民主與自由最大的價值,還是在於透明與公平,這條底線必須要守住。中國政府用一個假的社會主義框架唬弄它的人民,讓大家以為公平。但若是在一切都不透明的情況下,你怎麼知道它真的是公平呢?

  曾經與那位北京同事聊到貪汙的問題。他說,習近平打貪是挑選過的,挑幾個打了不會令自己損傷又可以給人民看的,但那也只是中國廣大貪官中的極小部分。同事說,在中國,連一個地方的小公務員都可以貪個上千萬人民幣,「有一回聽說你們台灣辦一個貪污幾十萬塊的公務員,那真是笑死人了!幾十萬塊也叫貪汙!」

  沒錯!這就是中國人的價值觀。總使是北大的高材生也一樣。在台灣,我們所信奉的價值,是事無大小、人無高低,只要是錯的就是錯的。可是在中國,整個價值觀都因為國家的體制、施政而被扭曲了。

  我們可以想辦法如何讓我們的民主制度更好、如何讓國家整體經濟變好;而不是去期待若是在一個更為封閉、不透明的體制之下,大家會過得更好!(肯定會有一小搓人因此而過得更好,但絕對不是全民!)

  香港在1997年來臨前幾年興起了一波移民潮,其中也有不少人移民台灣,那是出於來自對共產黨統治的不確定感。但也有不少人基於民族情感選擇留下。將近廿年過去了,如今卻又有一波香港移民潮興起,而且許多人選擇台灣。昨天看到法國新聞社報導,去年共有7498名港澳居民移民台灣,幾乎都是因為政治前途不明與經濟壓力所致。

  香港的例子證明在共產黨治理之下,縱使是它保證的一國兩制,也已經搞得港人信心全失、積怨難返。台灣人憑甚麼相信台灣就會不一樣呢?
 
  最重要的是,台灣現今的民主與自由,是我們的父祖輩歷經多少年努力與爭取、才有今天這麼一點小小成果的。怎麼會有人輕易的就願意放棄它呢?
 
  我相信,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一樣,有好有壞。但是民主與極權統治,那就是完全不可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比較的了。民主之於人類最大的價值在於「選擇」的權利,一但這個權利被剝奪了,你真的就只能任它(政府)宰制了。
 
  任何制度長遠發展下去,絕對都會出現它的問題與缺點,重要的是人類如何發揮群眾智慧共同解決問題、改正缺失。但是在一個群眾無法出聲、無法參與、沒有選擇的環境下,這樣的社會要怎麼變得更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úl K. L. 的頭像
Raúl K. L.

¡Bienvenido a el Lindo Zoológico! - ¡Amamos a Nicolás!

Raúl K. 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