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鳳山縣的萬巒庄有個叫做福興的人,是做木材生意的。他每天都駕著牛車到阿猴城做生意,到了下午,又駕著牛車回家。
  福興是個一毛不拔的吝嗇鬼;做了多年生意,賺了許多錢,卻連自己的牛車都不買。他每天駕著去做生意的牛車,其實是跟同夥房的堂哥借的。堂哥天性寬容,也不計較;後來乾脆把牛車送給福興,自己則買了輛新的牛車和大黃牛。
  既然不是自己買來的牛車,福興也不太捨得花錢維修它。好幾年下來,牛車已經很舊了,行走起來經常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從萬巒到阿猴並不算遠,乘坐牛車的話,大約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了。每天早上做完生意,大概吃過午飯後就可以從阿猴返家了。
  這天,福興照例駕著牛車到阿猴城裡做生意。這天的生意特別好,賺的錢裝了滿滿一大袋。正好市場裡有間新開張的米行,賣價特別便宜。福興心想,家中的米缸已經見底了,不如買兩袋米回去吧!
  於是,吃完午飯後,福興就駕著牛車、車上載著兩大袋米回家了。
  正值夏天,這天的天氣又正好特別熱,天空中豔陽高照。福興駕著牛車走在路上,不一會兒就覺得口乾舌燥。這時經過一個西瓜攤,福興看著多汁的西瓜,喉嚨裡猛吞口水。西瓜攤的老闆招呼他買西瓜,福興卻捨不得花錢,於是拒絕了。那老闆是個熱心人,他聽見福興的牛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便勸他:
  「你的牛車看來不太牢固的樣子,前頭有間打鐵店,最好去那兒檢查一下吧!」
  福興擺擺手,駕起牛車繼續趕路。
  又走了一會兒,經過那間打鐵店。打鐵店旁邊有個賣甘蔗的攤子,攤販招呼他買杯甘蔗汁。福興猶豫了一會兒,揮揮手拒絕了;但實在渴的很,於是就停下牛車,走去向打鐵店的人要杯水喝。
  福興喝了水,總算解了渴。跳上牛車正要繼續趕路,打鐵店的人告訴他:
  「我看你的牛擔有點鬆了,右邊輪子的筍頭也不太牢靠的樣子,要不要修一修再上路呀?」
  福興說:「我的牛車好的很,一點也不需要修。」說完駕起牛車又繼續趕路了。
  牛車在路上走著,發出的嘎吱聲越來越大。終於「碰」地一聲,牛車右半邊垮了下來,原來是車輪鬆脫了;而牛擔也同時摔脫了。
  這時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福興才走過內埔,離家裡還有一大段路呢!
  福興騎上牛背,把兩大袋米和一大袋錢也放上牛背,試著催促大黃牛往前走。無耐不知道是福興的駕牛方法錯了?還是大黃牛累了?也許是負重太重了?!總之大黃牛就是不肯往前走。折騰了好一會兒,大黃牛索性趴在地上不起來了。
  看看天漸漸要晚了,福興自己只好扛著兩大袋米和一袋錢,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路回家了。
  福興走回家裡時,天都黑了,家人也都吃飽了飯。妻子問他究竟怎麼了?福興只是嘀嘀咕咕的說:「都是該死的筍頭把我害慘了!」
2006年發表于《中國兒童週刊》的故事原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úl K. L. 的頭像
Raúl K. L.

¡Bienvenido a el Lindo Zoológico! - ¡Amamos a Nicolás!

Raúl K. 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